___依颖岚

无我梦中(九)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orz
这篇大概是终章了吧......
————————————

“话说回来,灵梦。”

蕾蒂轻轻拿起茶杯摇了摇

稍有些透明的茶水顺着杯沿旋转,在它的中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哆来咪是什么时候发现咱们都读过这本书这个共同点的呢?”

“啊,这个嘛,我猜......”

灵梦用手托着下巴,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

“也许自从我第一次在梦里遇见洛蒂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觉察到梦世界里这细微的变化了吧,开始顺着蛛丝马迹一点点寻找真相想必应该也是必然的呢。”

“那个,蕾蒂啊.....”

蕾蒂一惊,收回正在望向窗外的即将逝去的冬季的眼神转头看向灵梦

“你和洛蒂最大的共通点除了长相一模一样外,也许就是这个有些奇怪但又很认真的性格了吧,不过她好像比你还要认真,甚至到了固执的地步。”

“毕竟我们差点就因为她的固执没法回到幻想乡了呢......因为洛蒂,也就是夏洛特。”

蕾蒂顺着灵梦的话继续说下去

“夏洛特么.....那我的全名到底曾经可能是什么呢?”

蕾蒂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却不出所料的抓了个空

“真是的,果然我的存在都令大家这样不解么,甚至连我出现的季节也这么令大家不快么?”

“蕾蒂!”

灵梦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水从杯中散落出来在桌上顺着桌子上的木痕流淌

“我都说过你就是你自己了,不要在这么折磨自己了好吗?再说,根本没有谁说过多么讨厌冬天这种话啊,虽然我之前确实是做的有点过分,连原因都没问清楚就把你退治掉了......蕾蒂,”

灵梦用力攥住衣角,接着松开手又像是释然了一般说到

“对不起。”

蕾蒂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啊,不,不用道歉的,我......”

我虽然喜爱冬天,想让冬天永存于世,我多么想用自己的力量来将这件事办到,但我现在却只想顺应四季的轮回,看着幻想乡度过春夏秋冬,顺便再去寻找我可能曾拥有的东西

以及,在春天与冬天交错的那一刻,再次于春冬之境中看见你与四散的无数樱花瓣——虽然那景色也只是幻想罢了

只可惜这些话,终究只到了蕾蒂嘴边,却未曾说出口过

“灵梦,春天要来了呢,看来,我也要像哆来咪一样先离开了呢。”

蕾蒂将围巾整理好,盖住了嘴巴和鼻子,只留下了眼睛处于围巾的遮挡外

“等等,蕾蒂,这个给你。”

灵梦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

这是一个精巧的用布做成的小蝴蝶结,淡红的颜色甚是可爱

“这是......?”

蕾蒂用单只手捧着它,虽是这样的红色,可它的

触感却是那样冰凉

“是我用一些边角布料做成的小蝴蝶结,意外的还蛮可爱的,可惜我不知道将它用在哪里,就想不如交给你吧,不仅能排上它的用场,而且也算个纪念呢~~”

灵梦有些得意的上扬起了嘴角,仿佛在夸赞自己的手工,看着灵梦欣喜的模样,蕾蒂心里却五味杂陈

“谢谢你,灵梦。”

蕾蒂将小蝴蝶结别再袖口上

“它真的很可爱呢,让我不由得想象蝴蝶的模样。”

蕾蒂站在拉门前,她仿佛已经听到了雪融化时的不舍,感受到了它们对融化后滋润万物使之生长的使命的义无反顾

“让我们下个冬天再见吧,博丽灵梦——飞于天空的不可思议巫女。”

“下个冬天再见面吧,蕾蒂·霍瓦特洛克——冬季的遗忘之物。”

灵梦朝蕾蒂挥了挥手

蕾蒂笑了笑,一阵冰凉却带有温暖的风吹过,她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风中

灵梦呆呆的望着蕾蒂消失的方向,心里仿佛有些空缺,一时间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直到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呦!”

春之妖精经过的地方,皆感受到了春意,迎春花也随之开放,小草钻出地面露出小小的头,藏于土中或洞穴中的小动物也知晓了惊蛰的日期

灵梦走出房间

一阵暖风温柔地吹拂过她的脸颊

幻想乡的春天就此到来了

——————————

夕阳从幻想乡的西边逐渐沉下

温暖的橙色光芒映照着白与褐并存的大地

蕾蒂正坐在与灵梦打雪仗的那座小山上,她想在再次闭上双眼前最后看一眼这个冬天的幻想乡

——这是她每年冬天必做的一件事

她感受到春天的到来与春天的离去,以及四季轮转的无尽

心中虽仍有许多不解,可此刻却已无所盼望

时候差不多了呢

摸了摸袖口的蝴蝶结,蕾蒂在心里默默想到

在夕阳的映照下,小小的蝴蝶结反射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她站起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是她紧闭双眼的地方

随着她的离开,这座小山也空无一人

只剩下回忆仍埋于此,投于黄昏之时的怀抱中

————————————

梦世界不再霜雪满天,而是与之相对的静寂

洛蒂望着高耸的电波塔,仿佛用灵梦的视角看到了她所经历的日常

不过这也已不重要了

她独自一人站在平静的雪原上,她要遵守最后与那三人所定下的诺言

这颗平静下来的心,已经打算以此来守护住曾差点被自己所消抹的一切

洛蒂手握着灵梦所给的樱花树的一根枝条,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而在这逐渐离去的意识中,她感受到了自己真正所沉醉之物的含义

那就是友谊,坚守,回忆等等这些美好的东西

这些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东西

在她闭上眼睛的同时,脑海里却有一些文字逐渐浮出

——

“与你相见,宛若荆棘,缠于手臂痛于心里,沾染了泪滴”

“可你到来,却宛若春阳,融化了梦中千年的寒冬”

“这种结局,若是命运,那么我愿将一切深深埋葬于心底”

“我愿在此,紧闭双眼,静待幻想的樱花盛开”

————————————

  无我梦中  完

无我梦中(八)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orz
大概马上就要终章了,可能会有尾声部分
————————————

麻雀叽叽喳喳的唱着欢快的歌谣

阳光从窗口流入,将屋内的一切投影在墙壁上

而与此对应的

则是四周雪花静默的声音

它们此刻正在阳光的照射下窃窃私语

像是讨论即将逝去的冬天
又像是在议论将来的早春

春至时,也许它们自身或会消亡,可精神与灵魂却化为清水润湿土壤,为下一次四季的轮回置下起点

这,便是四季轮转的法则

——————————

灵梦整了整头发,站起身来,拉开了门,深深地吸了一口雪后的清新又凉爽的空气

“啊,好久没有这么神清气爽过了呢,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那个梦可还真是有够累人的......”

“灵梦,看起来你精神不错呢,看起来我似乎也不用太担心你的恢复问题了呢。”

蕾蒂的声音突然从鸟居前不远处传来

“喂,蕾蒂啊,能不能不要光看到表面现象就下定论好不,我全身可感觉快要散架了啊。”
灵梦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用手揉了揉刚刚整理好的头发——现在它们又乱糟糟了起来

“再者,你说你有的推理能力不会仅限在现在这个阶段吧?总感觉有点不可靠呢.......”

“哈哈,我就开个玩笑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身体还没恢复那么好,”

“毕竟我感觉我来神社这一路上就耗费了不少体力,而且,春天似乎也快来了呢.....”
蕾蒂叹了口气,顺便弹了弹围巾上的雪花

“灵梦,我想和你谈一下昨天在梦里发生的事,也就是有关洛蒂的事,当然,这只是我来神社的原因之一......”

“所以你不要用那种好像我不关心你的死活的眼神看我啦。”
蕾蒂脑袋上好像冒出了一颗巨大的汗珠

“额,我真的有用那种眼神看着你么?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
灵梦此刻为蕾蒂的理解力感了到一丝丝的担忧

“算了,先不管那个,进来歇歇吧,关于洛蒂的事我们等会再聊。”

灵梦待蕾蒂进屋后,轻轻地拉上了门

“咔哒”

————————————

“所以说,最后的那次攻击机会也真的是千钧一发呢,如果哆来咪没找到那个方法的话,可能洛蒂的暴走也就无法停止,而我们可能也不会以一种还算不错的结局离开梦世界......”

说着,蕾蒂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
桌子也发出轻快的声音,似乎在庆祝着她们以这种美好的结局归来

“洛蒂情绪不稳定的那时候真的是很险啊,还好哆来咪最后找出了方法。”

“不过,话说回来,灵梦,哆来咪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来让洛蒂的暴走停下来的呢?”

“这个吗,我也不太清楚呢......”
灵梦摇了摇头,头上的蝴蝶结也一晃一晃的

“很简单,我只是找出了她暴走的原因而已。”

哆来咪的声音突然在屋子内响了起来

“哇!突然出声会吓人一跳的好吧,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蕾蒂一个激灵,结果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墙壁

“咚!”
“哎呦,好疼!”

灵梦看着蕾蒂一边揉着后背,一边作出的痛苦的表情,一下子笑出了声

“哈哈,蕾蒂,你还是老样子糊里糊涂的啊。”
灵梦把一脸不愿意的蕾蒂扶起来,顺向不知在何处的哆来咪问到
——“话说哆来咪你现在在哪,难道还是在用梦里的那种通讯方式在和我们说话么?”

“差不多吧,很可惜今天我有些事情不方便过去,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和你们一起聊天喽。”
哆来咪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开心

“那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找到洛蒂暴走的缘由的呢?”
后背虽然还在疼,但蕾蒂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更加的在意

“这个嘛,答案呢,就在你们都看过的那本书里。”

————————————

“诶?!原来是这样的么,之前我确实读过这本书,不过在这之后我就随便找个地方把它放起来了,结果蕾蒂那天拿的那本书居然就是我看过的那本么? 总觉得有种巧合的意味呢......”

灵梦将书放在桌子上轻轻地摊开,摊到哆来咪说的那页

“话说回来,灵梦,这本书你是在哪里得到的,难道是无缘冢那边么?毕竟那边总有些外界的东西进来。”
“对了,是叫外界没错吧......?”

蕾蒂也看向那本书摊开的那页,文字中夹有一个很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名字——夏洛特

“确实是从无缘冢那边来的书呢,封面也脏了,看不清标题,咳咳,先不说那个了,这话说个夏洛特......”
灵梦指着一个名字继续讲到
“这就是你说的洛蒂的名字的由来么?”

“没错,不过可能你们还有些疑问,那就是——为什么洛蒂她明明叫夏洛特却称自己是洛蒂。以及她为何如此执迷于离开梦世界,以至于宁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这个计划。”
“我说的对么?”
哆来咪带着有些自豪的语气说到

灵梦和蕾蒂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我认为,蕾蒂这个名字实际上是一个简称,而洛蒂也是如此。”
“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我是说如果,那么洛蒂就应该对应的是夏洛特呢。”

“也就是说,蕾蒂或许也曾有一个与自己对应的全称呢......蕾蒂?”
灵梦叫了一声双眼发直,明显正在走神的蕾蒂

“额,怎么了?如果你在说刚才那件事的话,我正在想呢,可我真的没有关于我名字全称的记忆啊......你明白吗?这种感觉真的有点糟。”
蕾蒂使劲摇了摇头,用食指指着自己的太阳穴绕了个圈

“........算了,别去想那个了,也许我们的推理还有误,还可能是什么其他因素导致的,但是你还是蕾蒂啊,有没有关于全称的记忆都无所谓。”
灵梦轻轻拍了拍蕾蒂的肩膀

“我也赞成,这件事还需要再好好分析分析,我的推理可能也很大可能不准确。”
哆来咪也顺着灵梦的一番话,对蕾蒂说到

“也许吧,谢谢。”
蕾蒂那目光涣散的眼睛里终于又有了些光彩

“至于她想要离开梦世界的原因,想必各位也都心中有些明白了吧。”

“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沉迷么?”
“还可能是对我们幻想住民日常的羡慕吧。”

“不错呢,跟我想的差不对,但说实话,我也无法彻底分析透彻真正的原因,这就是我说为什么之前那个推理也很可能不准确的前提。”

哆来咪突然沉默了起来
不久后又响起了声音

“哎呀,对不起了,刚刚接到消息,可能我得先一步告退了呢,毕竟我这也是事务缠身啊。”

“那么,二位,就此告辞了呢。”
通讯就此掐断

还没等剩余二人对她说告别,哆来咪的声音便彻底消失了,就连她的气息也感觉不到

“还真是办事效率高呢,就连消失和出现也这么迅速,应该说不愧是梦之支配者么?”
蕾蒂冲着声音消失的方向缓缓地说到

“我觉得应该行。”
灵梦轻抿了一口茶,悠闲地回答了蕾蒂的提问


无我梦中(七)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如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orz
————————————

“拖住她。”

跟随着哆来咪的一句话,蕾蒂不由得转过头去

可身后却什么也没有,哆来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上

“蕾蒂,小心!”

灵梦将蕾蒂一下子猛地推开
三只闪烁这银光的冰箭恰好在同时划过,又瞬间消散,留下的只有完全无邪气的雪花
可这却又让人从心底升起一阵恶寒

“啊,反应还算很快呢,至少比我想的要快。”
洛蒂不知何时从电波塔上跳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所在的方向
她所途径的地方皆结出了如银子一般的结晶

“可恶,这家伙,如果刚才要是我没反应过来的话......”
灵梦颤抖着,用像是用牙缝挤出来的声音陈述到一个令蕾蒂一阵战栗的事实
“你可能就回不去幻想乡了。”

“确实呢,所以,看来你我都需要用全力来与她做个最终对决呢。”
蕾蒂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补充到
“不过开我来洛蒂的目标可能是我呢,灵梦。”

她笑了笑
擦了擦嘴边因撞击而渗出的血液
站在了灵梦的前面

“这件事与灵梦无关吧,对吧?”
“那就让冬季的遗忘之物,”
“我,蕾蒂·霍瓦特洛克,”

“与你一同上演真实与虚幻的话剧吧!”
蕾蒂将围巾一把扯下,坚定地望向对面的洛蒂

“也好呢,不过落幕之时,”
“究竟是谁先退场还是不定数呢!”
洛蒂一改之前的冷静,突然露出了一个狂气的笑容,拽下了最为胸针的金色装饰物

瞬间,寒气四溢
而一片透明的冰墙也在蕾蒂与灵梦间被竖立起来

“!”
灵梦下意识地一拳砸在冰墙上,墙面却毫无反应
“灵符——梦想封印  集!”
巨大的光球砸在冰墙上,可墙上却连个小小的缝隙也没有出现

“啊,那个冰墙,只要我还在就不会放你进来呢,这里可是我的主场啊,博丽灵梦。”
“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一对一了呢,蕾蒂·霍瓦特洛克小姐。”
洛蒂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本来还有些能见度的梦中,此刻却被暴风雪掩盖起了一切

“结局这东西啊,我还真的很期待呢,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都无法被看见,只剩下洛蒂的如疯掉一般的笑声依旧回荡着

————————————

四周不断有弹幕袭来
其中还夹杂着无数锋利的冰刃

蕾蒂拼尽全力,才勉强躲过这些弹幕
但在这片暴风雪中,却不知还隐藏着多少危险

只是刹那间的不注意,一只冰箭便从前方正对蕾蒂袭来

“冬符——花之凋零!”
说这迟那时快,只见蕾蒂身边环绕着无数的鳞弹,它们四散而开似乎抵消了冰箭的攻击
从如雪花一样盛开的弹幕里,激光随之而生,向着洛蒂的方向聚集在一起飞了过去

可洛蒂却不费吹灰之力便躲开了它

“看来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呢,是么?”
洛蒂恢复了之前的冷静,可言语却像带刺一般不留善意

“.......”
眼睛盯着与空中飞舞的另一个自己,洛蒂的话让蕾蒂的精神一瞬间有些游离

“就这么点本事么.....?”
就在这一瞬,一片冰刃插进了她的腹部

“咕啊!”
鲜血从嘴里一下子喷出,在这之后是血液不停地从嘴角流出
蕾蒂失去了平衡,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雪地上

“蕾蒂!”
灵梦在冰墙的另一端看着这一切,想要过去帮忙却什么也做不到

当洛蒂回到地面上时,蕾蒂不知何时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刚才那一下却是很痛苦呢,不过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你的弹幕,只是被击中时让人精神上有这种痛苦之感,可对身体的影响却不大。”

“我说的没错吧,洛蒂。”
蕾蒂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

“完美无瑕呢,你的判断。”
“不过,这不大的影响也足够分散你的精神了。”
“我只需要这种影响即可,别的东西并无大用。”

——————————

“可恶!”
灵梦的双拳重重地砸在厚厚的冰墙上
“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我......”

她低下头来,看着对面的一切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别担心,我们马上就可以将局势进行逆转了。”
脑海深处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哆来咪?!”
灵梦并未作声,而是同样用思考来回答她

“是我,我已经找到方法了,”
“我也将这件事用同样的方式告诉了蕾蒂,”

“不过很可惜,这样的通讯持续不了多久——至少要保证一定不能被洛蒂感知到,所以时间不能太长”

“在蕾蒂使用 ‘怪符——桌灵转’ ”的时候,你就用你在梦中能发挥到的最大力量去瞄准洛蒂进行攻击,明白了么?”
哆来咪最后说到

“我明白了。”
灵梦抬起头看向前方,通讯也随之切断
如果,在梦中也许还会发挥出的巨大能力的符卡的话
它应该是......

还未等灵梦思考完,就听见蕾蒂宣读符卡的声音

“怪符——桌灵转!”
只见蕾蒂捂住伤口,伸出手
瞬间,天空中无数蓝色的弹幕舞于天空中
而洛蒂也彻底将冷静放在了脑后,同样的蓝色弹幕只增不减,似乎充满了“杀意”

灵梦深吸了一口气,用全力扔出了手中的符纸

——“梦想天生!”

在无数符纸接近冰墙的那一刻,就好像听到指令一般,坚不可摧的冰墙瞬间破碎开来
宛如镜子碎片一样散落而下

在某一瞬,灵梦甚至还看到了镜中映射出的自己

————————————

“噼啪!”

随着声音响起
洛蒂看见了冰墙破碎后的镜片
望见了朝她飞来的无数弹幕
瞧见了天空中不是自己所控,却逐渐减弱的风雪

那一刻,她猛地睁大了双眼
她知道这个话剧至此彻底终结
瞬间,一阵不知名的痛感也同时出现在大脑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自己这个原本已经疯疯癫癫的灵魂在那一刻却开始逐渐回到平静,就像海洋上的狂风暴雨骤歇了一样——如果她知道海和雨的模样的话

又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感到所谓失落和绝望
反倒是一切结束后的虚无
又亦或这只是一种她不曾理解的感受,一种心情

明明是计划了那么久的事——一个几乎在自己看来完美无缺的计划
可现在的结局就是舞台马上就要降下帷幕了
就连先行退场的人也都已经定下来了
可为什么却又会在这一刻回想起这一切呢?

难道是什么被改变了么,还是什么被发现了呢?

将灯光关掉,把一切送回原点的声音也同时在自己背后响起

“你好,梦之住人——洛蒂小姐,看起来你似乎精神状态并不平静呢。”
“既然这样,那么,就请你,”

“就此停手吧!”
哆来咪也用捕梦网一般的激光将她围了起来

“停手么?也好。”洛蒂无言的在心中回答到
同时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是不甘么?还是什么?
心中对另一个世界的沉醉也许从自己的想法改变那一刻就被自己无限放大了吧
甚至还差点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

三种弹幕交汇在一起,只见一阵白光闪过,一切都融于了昏昏沉沉的梦境里
随着周围景色的极速改变
这个梦也逐渐明亮起来

从云层中穿透而出的
第一缕属于这个梦的阳光也终于照亮了雪原

无我梦中(六)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orz
————————————

“!”

宛如刀刃一样锋利的坚冰从灵梦的右臂划过
还未等痛觉被感知,几滴血液就随之被带走,以一种诡异的弧线划过空中,溅落在雪上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冰块碎裂的声音,以及地上盛开的几朵“梅花”

之前还没有完全转过来身子的灵梦终于看到了眼前这个“蕾蒂”的模样——她有着与蕾蒂一模一样的脸,穿着打扮却完全不像,她的衣着反而更像是那些外界来的人
胳膊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告诉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灵梦在大脑飞速运转来整理这一切的同时,一个后跳避开了“蕾蒂”的攻击所影响的范围。

“切,这么神神秘秘的,只有这么点能耐么。。。”
灵梦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内心里却明白——这里是梦中,梦中显然不是自己的主战场,而是面前这个毫无表情变化的“蕾蒂”的
自己用左手捂住刚刚受伤的地方,那里,明明只是很浅的伤口,血却开始不停地流出,将袖子的白色花边染成红色

“。。。。。。”
对方像完全没听到这句话一样,只是用暗紫色的眼睛望着她,一言不发
灵梦突然想到要是这时候有读心这种能力该多好
——毕竟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很奇怪,完全无法预测到她下一步的动作
在这样对自己完全不利的情况下,灵梦选择暂时按兵不动,以来保持还剩下的优势,但脑内却已经开始思考各种情况的对策
“如果这样的话。。。。。”

血不知何时不再流淌,只剩干涸后的印记
可风却不知何时又刮了起来,呼啸着,雪花顺势而上,将本来明净的四周又变为一片浑白

在凛风中,对方的一句打破了令人恐惧的平静

“你好,还未做自我介绍我就让你感到这么困扰实在是很抱歉,叫我洛蒂·霍瓦特洛克吧,不要总把我和她混为一谈,你要知道,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住人。”
自称洛蒂的人面无表情地闭上一只眼睛
“当然,我与你也不是。”
洛蒂抬起手,伸出一只手指随意一挥
一瞬间,雪原不再宁静,开始蠢动起来,在无尽的风雪中,灵梦看到了一个不属于幻想之里的东西——一座被废弃的电波塔,她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她曾经见过这座塔,而且记得相当清楚
那是与魔理沙和紫一起发现的,对于幻想乡来说相当大的人工建筑

在惊讶于为何它会出现在之里的时候,灵梦的心突然不再像之前那样平静
一丝不安涌上她的心头
她突然明白,梦世界,至少在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阴云会一直笼罩

而雪也永远不会停止。

——————————

蕾蒂在空无一人的雪原上不知奔跑了多久
身后跟着负责指引方向的梦之支配者——哆来咪苏伊特
“很好,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前进吧,如果我的判断足够准确的话,那么你们马上就能见面了呢。”
哆来咪看了看蕾蒂,用着无可置疑的坚定语气对她说了这句话

“这个‘你们’除了灵梦以外,还有作为梦之住人的另一个我,对么?”
蕾蒂拉下围巾,一边跑一边疑惑地看向一旁的哆来咪苏伊特

“啊,对的,基本上没错,但可能还有点小偏差。”
“偏差?”
“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
还没等哆来咪回答蕾蒂的问题,一阵东西碎裂迸开的声音突然响彻在寂静的雪原上

“在那边,果然是这个方向上传来的气息!”
“好,我们快走,灵梦可能有危险!”

随着二人的接近,空白一片的空间里逐渐显出一道红色
博丽灵梦就在她们前面不远处站立着

“灵梦!我们来了!”
蕾蒂朝着她大声地喊到

可灵梦却只是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没有做出回答
但她的眼神里却有很明确的隐含的意思
——不要过来!这里有危险!

“别过去,灵梦是在告诉我们那里很危险!”
哆来咪一把抓住蕾蒂的围巾,硬是把她拉了回来
而蕾蒂同时也明白了灵梦的意思,迅速回退到了距灵梦所在位置稍远一些的地方

就在蕾蒂刚刚脚尖触地的那一刻,她刚刚站的那个位置上突然降下许多如刀片一般锋利的冰薄片

它们遇到地面后停了下来
却又直直地插在雪中,反射出令人不安的光芒
可这个世界自蕾蒂到来时便是便阴云密布,四周呈现出一片暗蓝色

蕾蒂少见地打了一个寒颤

她不难想象刚才自己没有回来的另一种后果

想到这里,蕾蒂感觉好像有一丝刺骨的寒意在她身旁环绕
这股寒意静待着时机,打算将名为蕾蒂的自己“替换掉”,然后修改上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其他人的名字
——无论以什么方法

现在,在这个梦中
风已不能用凛冽来形容
它们就好像风刃一般割在她的脸上
无止无休

————————————

“终于来了么?”
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的电波塔上传来,抬头看,只见对方正坐在塔的横栏上
不过哆来咪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便已确信
这个声音,正是那位隐藏与雪后的存在,也就是是作为梦之住民之一的那个蕾蒂发出来的

她把住蕾蒂的肩膀,靠在蕾蒂耳边悄悄将有关梦之住民的信息告诉了她

——“梦境世界的居民,可是感情丰富而又直来直去的哦。”

“我认为我们得尽快想好对策,不然的话,以洛蒂这种完全找不到规律的行事风格。。。。”
灵梦趁洛蒂不注意时悄悄潜回她们的身边

“洛蒂?是她的名字么?”
蕾蒂惊讶地问到
“是的,而且是她自己起的,完全不知道她从哪里想到要用这个名字来称呼自己。。。”

“。。。我想到了”
沉默许久的哆来咪突然发话了
“想到什么?”
其余二人对她的话有些疑惑
“我想到如何让洛蒂的暴走停下来的方法了,但是我需要你们帮我个忙。”

——“拖住她。”

无我梦中(五)——下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orz
————————————

现在比起午夜还不是多深的夜晚
月光将蕾蒂眼前的被积雪覆盖的小路照亮
这光芒犹如夜晚的海洋上突然出现灯塔之光一样令人安心
可她却不知为何总觉得内心有些许不安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可心中的这种不安却愈来愈发强烈

“吱呀”
推开门,甚至连油灯都没有点亮
蕾蒂就瘫倒在被自己随意堆积起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种感觉。。。”
蕾蒂用力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换来的是却是更深的疑惑
困意逐渐弥漫开来
在迷迷糊糊间,屋内逐渐暗了下来,随着光影的交换,她眼神迷离地瞟向窗外
不知何时,月亮钻入了云层中,收起了静谧的月光,而雪花也从天而降,将一层薄纱盖于窗台上

————————————

梦中比想像中广阔
但却是很熟悉的景色
蕾蒂霍瓦特洛克第一眼看到梦中的这片雪原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
尽管在这之前她从未来到过梦中的这个世界,可她却依然从内心感受到熟悉之感
她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但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必须要找到什么才行

没有任何确切的目的地,她的行动也只是漫无目的的前行——就像之前与灵梦一起讨论一样
不过那至少还有大概的讨论方向
可现在却连最基本的目标都没有
这样的话,贸然的行动也终究只是无用功

突然,本来安静的雪原开始蠢动起来
看着毫无规律旋转的银之岚,蕾蒂心底的不安开始强烈起来
紧接着,在一阵打着旋的银风中,她仿佛看到一只落单的蝴蝶
这更肯定了她一路上的猜想——灵梦此刻也正在这个梦中
四周是那样寒冷,可蕾蒂的额头上却开始冒出汗珠,行动也随之开始慌乱起来
一定要找到什么线索,能知道灵梦具体位置的线索,不然的话。。。。

“你在找什么吗,迷途的雪女小姐?”
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蕾蒂猛地回过头,却不见身后有谁的存在
“你是谁?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请不要开这样恶趣味的玩笑了!”
“你需要找到关于她所在之处的线索,而我可以指引你。”声音的主人就此打住不再说话

“。。。。。。无论是谁,请帮帮我,拜托了。”
蕾蒂低下头,咬住嘴唇,手也紧攥住裙子的末梢
“那么,你好,蕾蒂霍瓦特洛克, ”
随着一阵风的吹过,那人逐渐将身影显露出来

“梦之支配者,哆来咪苏伊特将会协助于你,一同看看这故事最后的结局与其不可思议的源头。”

头戴红色长帽子,穿着黑白相间裙子的少女对蕾蒂笑了笑,用手指了指正前方
“找到你真是不太容易,不能再继续耗费时间下去了,无论对谁来说,这都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啊。”

“那么,就立即启程吧。”
那里,想必就是一切的真相大白之处了

好像被什么吸引着一般,向着那一点,蕾蒂全速奔跑起来,而她的围巾也随之飘扬。

——————————

无我梦中(五)——上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orz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
剩下一部分会在 (五)——下 里写完
——————————

“所以说,你就是在梦里看到我了没错吧。”
不知蕾蒂在纸上唰啦唰啦地记了点什么
看着纸上的内容,她说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啊,当然,不过这个结论都说过好几遍了,而且没有任何进展,自称有推理能力的雪女小姐。”
灵梦听着蕾蒂已经重复了四五遍的同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忍不住发出了吐槽

“所以说,难道咱们讨论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是徒劳无功么?”蕾蒂叹了口气,将手里白纸团成一团。
在暖被炉的一旁,纸团堆成一座小山。
“好了好了,先不要在意这件事了,已经讨论一天了还没有结果,再进行下去也没有意义,况且。。。”灵梦看向那座小纸团山
“况且你也太浪费了吧!能不能省一点用啊喂!”
“啊。。。对不起,我会帮忙收拾的,抱歉!”
一时间没从失落中缓过来的雪女赶快和巫女一起整理起了屋子

两人收好书籍,整理好纸笔,再清扫好地面,已经是夜深了。
灵梦将窗子打开通风,自己疲倦地靠在窗边,抬起双眼望向远处
清寂的月光撒下来,将万物染成银白色
在已深的夜色里为旅行者照亮前进之路

冬天的夜里很冷,没有夏夜的喧嚣却多了一丝寂寥,唯有月亮依然守候着这万物凋零的季节
她看着这番情景,有些入了神

“那个,灵梦。”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蕾蒂,怎么了?”
她合上窗子,突然才意识到刚才所举可能会导致感冒——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
想到这里,她的头又不自觉的痛了起来

看着一只手按着太阳穴的灵梦,蕾蒂垂下眼睛内疚地说道:
“对不起,果然还是因为寒气的原因让你不舒服的吧,我想我还是先离开吧。。。。”
灵梦望向她,动了动嘴唇却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蕾蒂将灵梦扶到暖被炉旁,将神社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在确定不会有寒气进来后,以最小的占地面积钻了出去,又带上了拉门。
灵梦从窗口看见她逐渐消失在月光下,消失了踪迹
看见地面上铺满的银白色的雪花,她下意识的向被炉里钻了钻,让身体尽可能暖和一点。
困意也随之席卷而来

好困,还是去睡觉吧

灵梦这样想到,但她转念一想,不知这次又会做怎样的梦——那些让自己饱受煎熬的梦
这样想着似乎又有些清醒了,可最终还是困意占据了上风
她整理好被褥,熄灭油灯,钻进暖暖的被窝里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淡淡的月光笼罩大地
她的意识渐渐远去,前往不思议的梦中
——————————————

很安静,梦世界一扫之前的风雪漫天
唯有灵梦独自一人站在一片荒芜的雪原上
四周好似没有声音一般,静得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呼入冰冷的空气,再呼出身体里少存的温热
灵梦只觉得这里比风雪满天是还要寒冷

她试着向前走,却只好像在原地踏步一般——毕竟这是看起来根本没有边界的梦中

突然,她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迷茫的人啊,向前走一走吧,哪怕结果只是徒劳无功。”
是她,梦里的那个蕾蒂,是她在说话
“啊啊,真是的,梦里的这个家伙比外面那个还奇怪。。。。”
灵梦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到

她向前走了走,只见前方逐渐出现一个影子
出于警戒心,灵梦像上次在梦世界里见到“蕾蒂”一样握紧了手中的御币,并将它藏到身后,缓缓向那个影子的方向走去

“没有这个必要吧,我有做什么伤害了你的事么?”
一个像是自说自话一般的声音突然从灵梦斜后方传来,还没等灵梦回过头去
刹那间,一阵寒意蔓延开来

——————————————

                                                                             tbc

无我梦中(四)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
如有错误还请大家指出orz
————————————

所想不知是何时之回忆

“那就让我来让我来赐你一眠吧。”
在那雪花飘落的无何有之乡,曾是谁斗志满满地说出了这句话呢?

“这也没有什么缓和啊,要是再用力点打就好了。”
又是谁在那之后,狼狈地倒在雪堆里看着巫女一边抱怨,一边向着春天的方向前进的呢?

就是现在思考着这些的自己

古老的村庄,化猫翻滚于春雪之中。
寂静的通路,人偶师操纵手中人形。
云上的结界,骚灵演奏不思议乐章。
清寂的楼梯,守卫挥下断世物之剑。
究极的真实 ,亡灵绽放墨染的樱花。

这些事情是后来被巫女所告诉的。
“据说,后来那个亡灵归还春天的方法之一居然是在幻想乡里撒樱花的花瓣。”
虽然是还春,不过听起来意外的有趣。

而同样又是谁,在春天到来前,悄悄将堆得小小的雪人放在博丽神社的赛钱箱旁的呢?
答案就在内心之中。
她也曾想过,要是这整整一年都是冬天这世界该有多美好。
可以与大家在一起,不必为季节变换烦恼
但大家又是否像热爱其它季节一样热爱冬天呢?
答案她心中有数,却不愿承认。

再者,四季的变换乃自然之理,不可与之违背。
哪怕行动,也不能走太远。
哪怕搜寻,也不能寻太久。
而在那段时间里,甚至幻想乡的奇闻异事也不能被自己明确的了解。

但这一切终究经历过,也将铭记于心,直到下个冬季来临之前,绝对不会遗忘。
这样,才能多一些回忆,多一些美好的情感。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让心去追寻所谓的安宁。

——————

梦里很冷。
冷的彻骨,浸透这颗本来就不算温暖的心。
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算春阳的话。
那么也一定是那红白蝴蝶的身影。
那宛如鲜花一样绽放的身影。

明明连自己的存在的意义也说不清,道不明
却遇见了这样一个温暖的存在
通过她的记忆的一些片段,她好像理解了另一个世界里那个人的日常
不只是她,而且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这日常是那样的普通,却又是那样的温馨
虽然看起来相处不算多么融洽,可实际上却又彼此关心着,能在冬天一起观赏到落日的余晖。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回忆
现在却意外的拥有了,就想铭记于心
然后用尽所有方法,离开这个只有漫漫寒冬的地方去寻找那个身影
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结局
无论那里有怎样的世界
只要能找到就好
仅此而已

她闭上眼睛,握紧了手中的手里拿着的胸针
寒风依然呼啸着,卷起无数的雪花
将她逐渐遮盖于雪中,只剩下四周的残花败叶

——————
“这就是我要问的了,”
灵梦松开了手里握着的雪团
“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了解的么,蕾蒂?”
雪团早就已经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块
“嗯,这个么,我觉得说了你可能会很失望。”
“快点啦,别卖关子。”
“那就是。。。。”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
雪女摇了摇头,又耸了耸肩。
“所以我说了你会失望的,虽然我很想帮你可也没办法。。。毕竟在梦里你所看到的我我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她啊。”
“不过有点有趣,居然会有这样的梦么。”蕾蒂又接上了一句
“啊,是很有趣,不过我可是蛮遭罪的,每天头都昏沉沉的 :) ”灵梦对着蕾蒂苦笑着,顺便做出一个要扔雪团的动作 。

额,难道要打雪仗么?
蕾蒂看着灵梦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搓了搓手。
“喂,要是打雪仗我觉得你可赢不了我哦。”
“不试试怎么知道。”
刹那间,一个雪团从蕾蒂的头发边飞过。
“你来真的啊?!那我也要认真点了。”
蕾蒂也从身边挖起一团雪,捏成团,丢了过去。
无数的雪团在空中运动着

“扑通”
两个人躺倒在雪地上。
“呼,没想到你打雪仗打的这么好,简直了。。”
灵梦偏过头去,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
“我可是冬之妖怪啊喂,打雪仗要是还不好这可成何体统。”
“不过你也很厉害啊,居然能跟我打雪仗打个平手。我应该说不愧是博丽的巫女么?”
蕾蒂整了整歪掉的帽子,揉了揉同样乱糟糟的头发。
“随你便。”

太阳逐渐西斜,将幻想乡涂上一层黄昏
橙色的光芒照在雪上,连雪也好像有了温度
再不久后,天空就会变暗,在地平线处泛起由黑再到比较暗的彩虹的颜色

“回去吧。”
“嗯,走吧。”
蕾蒂走向与灵梦相反的方向,却一把被拉住。
“怎么了?”蕾蒂笑着转过身
“回博丽神社,毕竟还有事情要讨论,不是吗?”
蕾蒂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住了

“诶?!真的么,我不会给你添麻烦么?毕竟之前我感觉你好像不太舒服。。。”
“要是有麻烦我早就不让你来了。”灵梦看着蕾蒂的表情,突然有点想笑,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表情流露出来。
“走吧,得快点,不然天黑了可真就有小麻烦了。”

于是,在夕阳的怀抱下,两人走在幻想乡的雪原上,踏出一条小路。

无我梦中(三)


灵梦蕾蒂友情向
文笔不是很好orz
有错误还请大家指出
————————

山风吹雪冬将至
冬雪降
雪蝶攀冰枝。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放晴了,但风依然猛烈。
狂风卷起雪花,吹响湛蓝的天空,在太阳光的反射下宛如银之岚。

蕾蒂独自一人站在幻想乡一座虽然不算高,但是却还是可以俯视大部分景色的小山上。
冬天的风对绝大多数幻想住人都是那样凛冽,可对她来说如同暖流——虽然这个比喻好像有些不太恰当,她在心里暗暗想到。
毕竟,四季一换,天气一暖她就要隐匿起自己的踪迹,尽力避开因季节变换所带来的影响。

对蕾蒂来说春天春眠,夏天睡懒觉,秋天打瞌睡,那样的日子也就那样糊里糊涂的过去了。
对她而言,在那种日子里总是活动的话就会容易喘不上来气,没法轻松的到幻想乡的四处看看。所以也唯有冬天才能好好地活动活动筋骨。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记起了一件事,于是闭上了眼睛打算好好回忆一下——说起来,某个又红又白的人类好像在某年的冬天不由分说地便打了她一顿来着。
不过更好笑的是本来自己是想要袭击一下对方,结果反而被打倒在雪里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看见射命丸文正手拿着相机在一旁等候着。

“那个,你还好么?需要什么帮忙么?”
“应该吧。”蕾蒂内心这样想着

她在雪地里缓了好久,才终于能够开口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
现在如果能够再找出那期《文文。新闻》的话,想必还是能够再回想起更多当时的细节的吧。
“吱呀吱呀”
突然,一阵踩在雪上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回过头,只见一个熟悉的红白二色的身影从山路的另一段急速的奔了过来,带起片片雪花。
还没等她回过神,灵梦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呼,找你倒是意外的容易啊。”
她轻轻拍了拍身上附着的雪花,像松了一口气一样说到。

“发生什么事了么?你很少会来找我呢,是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么?”
蕾蒂偏了一下头,疑惑地看向灵梦。

“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喂。。。。。好像我对你多不好一样。”
虽然没表现出来,但灵梦还是在心底里悄悄对蕾蒂翻了个白眼。
“好了,不说那些没用的了,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想和你讨论一下,跟我来。”
说完,灵梦就转身冲向下山的方向。

突然而来的高行动力让蕾蒂也无从回答什么,只好赶快跟上她的步伐。

怎么了呢?出了什么事会这么着急呢?
蕾蒂略微有些想不明白。
但她又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与灵梦以及她都有某种联系,好像存在于世,却又无迹可寻。

这难道就是自己所猜的她瞒着自己的那件事么?
想不透,猜不到,但却好像又看得清。
一边这样想着,她一边抬头望向天空。
不知何时,本来晴朗的天上多了几片厚重的云
它们一齐向着幻想乡的另一边移动过去

也许这些云将会带来降雪吧
朝花一瞬的绮丽之雪
蕾蒂这样想着,下意识地整了整围巾。

无我梦中(二)

文笔不是很好orz
如有错误还请大家指正
————————

“你能听清我说话么?”
从远处传来了模糊的女声
“喂,如果能的话就往这来。”

在一片黑暗中,不知道这回又是谁?
一个蕾蒂就够了,梦里好像又来了一个奇怪的家伙。

不过,眼下的局势。。。。
灵梦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为了安全起见决定还是跟着这个声音走。

在这样的空间里,时间也好像失去了意义一样。
感觉上已经走了好像很长时间,却还是没有遇见声音的来源。

突然,有谁抓住了她头上的蝴蝶结。

“停停停停!”
只见一个戴着红色帽子的少女迅速地外后一撤,躲掉了灵梦重重的挥击。

“别这样啊,红白的巫女,我看你表情实在是太严肃了,就想开个小玩笑缓解一下。”
“我看就不必了,梦之支配者——哆来咪·苏伊特。”

“诶?!这也太冷淡了吧,可是你自己叫我来的。真要说的话,我也算客人呢。”

被称为哆来咪的少女冲她笑了笑。

灵梦先是有点惊讶,随后疑惑地说到:“我可没说让你帮过我,更何况在解决那件事之后你我也没再怎么见过面吧,又何来邀请之说呢?”

哆来咪没有回答她,而是举起了手里的梦魂。

在灵梦面前的,是一个熟悉的场景——她之前所做的梦里的场景——呼啸的暴风雪,以及难以辨认的四周

“你其实很在意为什么会有这种梦出现,对吧。”

这一点,她不得不承认,这点哆来咪说的确实没错,她也确实想要了解这个梦的起源。

于是灵梦点了点头。

“但你实际上还有更在意的东西,不然的话你的心声是不会通过梦世界传到我这里的。”

更在意的东西?
“什么更在意的东西?”她不禁向哆来咪问到。

哆来咪放下手,平静的回答她
“这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也只是猜猜而已。”

“。。。。。”
灵梦低下了头,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许久,两人沉默无言。

“我也不知道,”
最后,灵梦打破了这片平静。
“我也不想知道。”

“真的不想知道么?”哆来咪笑了一下,整了整因躲闪而侧歪的帽子,看向灵梦,“说实话,我也对这个梦很感兴趣,而且我能感受到”

“感受到你很想知道这个梦的根源。”

哆来咪放下手里举着的梦魂,转过身去
“总之,加油吧。在这件事上我会尽我所能的。”

还没等灵梦回答她,就只见周围的一切都极速向一点褪去,哆来咪的身影也随之一起消失。

她脑海里不由得想起哆来咪的那句话——
“你很想知道这个梦的根源,这就是呼唤我于此的原因。”

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是一片空白。
天已经亮了,冬日的阳光透过窗子温暖的撒进来,小麻雀在树林中叽叽喳喳的欢唱着。

她用手支撑地面直立起身子,揉了揉眼睛。

“怎么又是这么奇怪的梦,感觉好累啊。。。”
也许去找蕾蒂问一下关于这个梦的事情比较好。
不过,就目前来看,她也什么都不清楚的可能性明显更大一点。

“咔哒”
拉门被滑上的声音惊走了一旁树上的几只麻雀
它们拍打着小小的翅膀,钻进一旁被积雪覆盖的灌木丛里

不久后,神社正殿前便留下了一排脚印。
这些脚印在不久之后被风轻轻用雪盖住。
在雪层的反射下,阳光也随之浮动起来。
巫女在浮光之中穿行,留下一道痕迹

也许冬天里也有美丽蝴蝶的存在。